字号:

时间:2019-07-16 来源:fkhzu.cn4651f.tw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42211) 【投稿】
文 章
摘 要
- 月色之下,朱鹏一身暗色的袍衣行走间迅捷如风,还尽拣阴暗无人的角落走动,以他的脚程速度,倒是很快脱离了可能被罗格营扫黄组发现的地段,到了一处相对偏僻荒野。只是一直急行的朱鹏一到了这里突然站立在这,静默半晌却不走了,反而调匀了气息一背双手回头高声道:“在阴影中潜形的前辈,跟了我这么久,也该出来透透气了吧,我早就发现你了。”朱鹏清朗的声音在夜空中足足回荡了半晌,静默无人,只有他肩头上站立的那只肥鸟被他惊的不轻,高高飞起四处的扫视却一无所获。就在那只肥鸟慢慢要降落下来要出声嘲讽朱鹏疑神疑鬼时,一个手持着长矛一身黑色皮装的女人慢慢的从一颗大树之后走出,有些惊疑的看着那个背对着她负手而立的朱鹏。

在这黑衣女人的视线眼界里,朱鹏突然的消失不见,然后下一瞬间便是乌云罩顶封挡视线,再然后一口绿油油的短剑便刷的一下子从那漫天的乌云黑影中窜了出来,正是朱鹏新得的利器“毒液之穿刺(黄金装备)”直刺女人的眉心额头,凌厉毒辣。说出手就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杀人的招式丝毫不留余地。这并不是朱鹏的性格,虽然武术界有这样的潜规则,新人步入江湖的时候意气极胜,和江湖上的老人老前辈们多有冲突,看你顺眼赞你一口,你要是知情识趣的就礼尚往来,最后花花轿子人人抬,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也别给谁添麻烦,看你不顺眼,你要是不惹我就罢了,要是敢惹到头上,敢倚老卖老的教训我,我就出手打死你,让你去地府找阎王叽叽歪歪去,这也是武术界的潜在规矩————少不可欺。作者语:http://book.zongheng.com/book/100678.html,本书纵横首发,谢谢各位的支持。另外感谢春节快乐,风棻,天HH夏对本书的打赏支持,另外也感谢笑惊天大大的不离不弃,谢谢大家。“只是~~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跑到哪里,我上天入地都会抓到你的。”黑衣女孩拿起手中一块黑色的精致绸布,正是朱鹏破碎成蝶的大袖。“占了大便宜,拍拍屁股转身就想跑路走人?可能吗??”

最新图片

这时,一行人中唯一神色不变保持着活力愉悦的紫衫走到了朱鹏那四只魔化骷髅旁边,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弹击四只魔化骷髅的漆黑骨骼,只听其中发出一声声“咚咚咚”如同金铁一般的声音,这种声音预示着这四只魔化骷髅可怕的骨骼坚韧,让在场几个转职者的脸色又难看青白了几分。只是这时,紫衫回头了,对着朱鹏轻笑着疑问道:“伊诺,你这四只骷髅战士是怎么回事,虽然十分的强大,但我似乎感觉不到它们拥有强烈的灵魂气息,它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变异骷髅吧。”正如朱鹏所料的那样,黑衣女子大力搜寻之下,依然没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人一鸟离去时的痕迹,朱鹏大力踩踏的脚步停于半途中,然后便什么痕迹都消失不见了,就像那一人一鸟人间蒸发了一样。“难道是死灵法师的粘土石魔,虚空浮行,不留痕迹??又或者是德鲁依变异鬼狼的远程瞬移??”但这两个念头只是一闪,就被黑衣女子自己打消去掉了,开玩笑,那么强悍可怕的近战博击能力,就算是近战职业者中,也是相当少有的存在吧。那就是被那只嘴贱的大鹦鹉被带走了,女孩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只金色的肥大鹦鹉脚掌上抓着一个年轻人慢慢起飞的场景。

只是连朱鹏自己都没想到,女孩的埋怨,其实在理在据,虽然不能说都怨他,但也真和他脱不了干系。正是因为他一路来太过于强势的表现把海格斯一队人马都压的有些承受不住,紫衫不说了,这女孩和小莉莉单挑斗气还忙不过来呢,压力什么的,华丽丽的无视了。两个野蛮人也不说,神经粗大的可以抽出来当棍子打人玩,严重怀疑野蛮人这种生物存不存在压力一说,海格斯沉稳厚重就算有些压力也有足够的胸怀气量承受,毕竟是神明都钟爱的战士,心胸总会向光一些,开阔一些。唯有这个亚马逊女孩,先是被朱鹏一群异化骷髅吓的不轻,再被两个半转职的罗格女孩狠狠的打压脾气,最后还被朱鹏手下的骷髅射手吓的半死,短短的几天,从精神到肉体,从战意到自信,朱鹏在不知不觉不清不楚中里里外外把人家女孩蹂躏个遍,颇有点事业上打压,尊严上摧残,人格上泯灭,咱要的不是媳妇咱要的是美丽肉JU的大调教师风范。他整个人在舞动盾牌的时候,就真地好像是一台人形坦克。趟步,碾地。盾牌上下飘忽,把全身都裹住了,一冲之下,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面银光之中,如同一个巨大的人形铁球一样滚动奔腾,朝着那窄门方向便冲撞了过去!